主页 > 旅游新闻 >
南京发现楚汉争霸战场遗址虞姬去向之谜揭开项羽或许未自刎
发布日期:2021-12-16 21:45   来源:未知   阅读: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人类自古就对爱情故事痴迷,特别是英雄配美人这样的组合,一个是男性样本的标杆,一个是女性样本的榜样,最能满足普通人对爱情的美好想象。如果这故事恰好又是以悲剧结尾,那缠绵悱恻的情节则更加令人难忘。我们中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传说和故事,

  英雄末路、红颜薄命,人生的无奈,不圆满的结局,霸王别姬强烈的悲剧色彩激发了古往今来无数的创作灵感,不仅各大剧种都有演绎,诗词歌赋更是不计其数,到近现代,小说和各种影视作品也层出不穷,果然残缺美最能引发观者强烈的共鸣。

  《史记·项羽本纪》中关於“霸王别姬”故事仅有寥寥数笔: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於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这段记载说的就是霸王项羽在四面楚歌之中,感叹时运不济,自保尚且不易,对心爱的名驹和美人更是无力顾及。

  毕竟是项羽本纪,书中记载虽提及虞姬,但并没有交代她的身世由来和结局归处。但是以当时的形势也不难揣测,虞姬的唯一出路只能是死路,也许是霸王赐死,也许是节烈自刎,后人显然更加偏爱后一种结局,因为这种死法更符合中国几千年封建礼教下的道德审美,也使得整个故事更加凄美动人。

  人们坚信虞姬自刎后葬在从垓下到乌江之间的某处,所以陆续有好事之人为虞姬立墓,导致一个虞姬,却有四处墓葬。根据历史的记载和考古学家的研究,四处墓葬的附近都有一个名叫“阴陵”的地方。

  据史书记载,当年项羽从垓下败走,在路过阴陵的时候迷失了方向,遂向路过的农夫问路,农夫指引了左边的道路,结果楚军没走多远便陷入沼泽,待重新找到出路时,已被汉军追上。由此可见阴陵确实是霸王和美人穷途末路的纪念碑,只不过这四处阴陵有的是县名,有的是山名。

  后来专家对四处阴陵分别作出了详细的考察,并最终确定南京浦江口驷马山地区的阴陵是楚汉争霸的古战场遗址,而此地附近的虞姬墓,就是虞姬最后的归宿。不知道是项羽在溃败途中亲自安葬了爱人,还是当地百姓出于同情为美人立的坟冢。但愿是霸王不负美人恩,给了虞姬一个体面的归宿。

  再说项羽,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带八百余骑兵从垓下败走,一路被追杀,等逃到东城的时候,连他自己只剩下二十八人而已,而汉军追来的骑兵却有数千人之多。项羽自知当日必定难逃重围,仍毫不畏惧。

  项羽对手下说:“我起兵反秦已经八年了,这八年中经历了七十多场战役,阻挡我的人都被击败,我攻击的人都对我臣服,从来没尝过失败的滋味,才会称霸天下。今天被困在这里,是老天要我死,并不是我不会打仗。今天就算非死不可,也要为大家痛快打一场,我一定能连续打败很多人,替大家突破重围,杀死汉军将领,拔掉他们的战旗,让大家知道,这是我,不是我不会打仗!”

  项羽不愧霸王的名号,果然骁勇善战,一通突围,势不可挡,斩杀汉军将领数人,兵卒百余人,战场上一瞪眼一呼和,便能震慑住敌军人马,杀到后来,项羽豪气冲天,骄傲地问手下“怎么样?我没说大话吧?”手下也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真和大王说的一样啊!”

  项羽率仅几位亲随跑到乌江边,乌江亭长准备好船给他渡江,劝慰项羽说:“江东虽然小,也有数千里土地,几十万人口,足够大王休养生息了。大王快快渡江吧,这里只有我有船,等到汉军追来也是过不了江的。”

  项羽苦笑道:“老天要灭我,我渡江有什么用?当初我带领八千多江东子弟去西征,如今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就算江东父老可怜我仍然拥我为王,我有什么脸面见他们呢?就算他们不提这次惨败,我心里难道不惭愧吗?”

  接着项羽把自己心爱的坐骑乌骓马赠与乌江亭长,叫几名部下都下马步行,抱着必死的觉悟,与汉军展开近身厮杀,仅他一人就斩杀汉军几百人,浑然不觉身上已伤痕累累。

  项羽既已放弃渡江,又舍弃战马,受伤惨重至此,到这里已经不难想象项羽最后必死无疑,只是让人不免存疑的是霸王最后是自刎的吗?倘若自刎何必如此折腾,何不在垓下已知天命的时候就自刎,为何还要拼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去厮杀?反观项羽的霸气和豪情,私以为战死沙场才应该是楚霸王更加让人信服的终结。

  项羽出道的时候本是一手好牌,到最后却被刘邦这个地痞流氓一路击杀,夺了天下。从各种史书记载不难发现,这也是项羽任人唯亲、多疑善妒的必然结果。但是不论人品如何评断,项羽或许不是值得托付天下的王者,但是他的英勇和霸气是毋庸置疑的,绝对当得起英雄二字。他与虞姬之间凄美的爱情故事也令那一段动荡的历史有了一抹动人的亮色。

  中国的历史,绝大部分是关于封建帝制的历史,那是男权的天下,充斥着各种逐鹿中原的故事和人物,但历史的长河偶尔也会被女性角色激起小小的浪花,虽然在史书中只被勾勒了寥寥数笔,却因为稀有显得格外明媚动人,让后人忍不住想要去把这故事描摹得更加完整丰满,更符合自己心中的想象。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历史的真相也许只有一个,可惜已经湮没在断裂的时空隧道中。相信我们愿意相信的,热爱那些值得热爱的,这未尝不是历史最好的馈赠。